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图片故事 查看内容

汗水的结晶

2023-10-7 09:54/ 发布者: fzhxsy/ 查看: 455/ 评论: 0/原作者: 摄影/文 王福平


  2023年盛夏。凌晨四时许,已是70岁高龄的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市优秀共产党员林金柏推开家门,一阵咸涩的海风拂面而来,他习惯性地朝着平海湾方向望去,天际露出了一丝暗红色的霞光。他判断,今天又是一个酷暑日,于是他和往常一样,打着手电,扛着耙子,拎着一桶白开水,和同事们早早来到了盐场。


  林金柏是莆田市秀屿区东峤盐场七工区第8小组组长,他的小组共有8个队员,大都是退休女工。她们在芳华岁月,遵循内心的选择,来到了这里,如今,岁月的蹉跎和长期的艰辛已使她们容颜不在。莆田盐场是一家至今仍保持传统手工艺的国有盐场,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年轻人愿意来此招聘入职。其实,老林早已在15年前就已办理了退休手续,而盐场希望他继续返聘留用,作为一名劳动模范和优秀共产党员,他看着青黄不接的盐工状况,没有一句豪言壮语,用行动栓释初心,于是老林带着他的退休老伴以及两个儿子至今仍坚守在这个盐场,这里已经成了他们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林金柏只是福建盐业数千名普通员工中的一个缩影,他们把最美的青春献给了舌尖上的中国。


出工。每天凌晨4点多,莆田东峤盐场的盐工们乘太阳还没有升起,便早早来到盐田。


扒盐。女工们用耙子将析沉在结晶池底的盐扒成一堆。


盐工不停地用绳子“拉盐花”反复搅拌,来控制盐的结晶细度。


  约莫5:30,天边的朝霞像魔术师一样变幻着色彩,由白变黄,由黄变紫,再由紫变红,彩霞映红了天空,也映红了辽阔的盐场。火红的太阳升起来了,气温在迅速攀升,炽热的阳光照射在忙碌的盐工黝黑的脸上。


  老林的脸上冒出大滴大滴的汗珠,头发像刚浸过水似的,他擦了把汗,大口大口喝下白开水,又继续和女工们在盐池中来回翻转着池底的盐层。常年捞盐,晒盐,累弯了老林的脊背。中午,已是烈日当头,气温高达40多度,整个盐场都在蒸发着,四周已没有人的行动,就连那只常年跟着老林的小狗也躲进了休息房。而老林又拾起池里的塑料绳,用力拉着绳子在盐池四周打转。


  生产科长许正元介绍,晒盐是靠天吃饭的,眼下正是产盐的旺季,越是高温越要抓住时机多产精盐,若不反复搅拌,不用绳子“拉盐花”完成这道工序,就不好控制盐的结晶过程,盐粒就会变粗,影响盐的精细。一天下来,至少得“拉盐花”20多次,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若是遇到下雨,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他们都必须马上跑到雨中抢盐,否则一旦卤水和盐堆被雨淋到,就前功尽弃了。


流火的盛夏是产盐的旺季,组长林金柏和工友们顶着炎炎烈日将盐堆成雪山,海盐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


盐工们汗流浃背不断地从盐田里铲出结晶的海盐。


  莆田盐场是福建省最大的国有盐场,生产面积约有1000万平方米,年产盐量约11万吨。1958年9月,经原莆田县人民政府批准,海星、胜利、火光、辉煌、铁峰等五个盐业生产高级社合并成立地方国营莆田盐场,莆田盐场应运而生。据史料记载,莆田盐场自宋代置场产盐,迄今已有800多年的盐业生产史。800多年来盐场还一直沿袭宋朝时期“盐神”陈应功的“日晒法”制盐的传统手工工艺。


  风干日曝盐味佳,始灌潮波流成卤。每逢农历初一和十五,趁着大海涨潮,盐田就开闸纳水。传统摊晒工艺主要分纳潮、制卤、结晶、整滩、扒盐、归坨等步骤,均由人力采用传统工艺匠心打造而成。从盐场生产出的原料盐都要送到福建盐业集团现代化加工企业,经化学成分分析、筛选、粉碎、计量、包装等多道工序,最终才成为我们日常使用的小包装食用盐。


盐场七工区8组组长林金柏(左)和场领导在一起探讨生产工艺。


林金榜是莆田东峤盐场七工区3组组长。每天中午休息时间他都会按时考勤并记录生产情况。


小包装食用盐抽检。


  傍晚时分,天空再次演绎了五彩缤纷的景致。晚霞,宛如仙女飘动的一条条鲜艳的绸带,在天边不断变幻着色彩和舞姿,染红了天,染红了辽阔的海盐场上,更染红了盐工酱紫色的脸上。盐场边福能集团的风电在慢悠悠的转动着,一群归燕从彩霞中掠过,女工们在忙碌着归坨,这景象,似乎是盐工们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一种凄美,油然而生。


  海盐,那晶莹剔透的颗粒,不仅是大海的馈赠,更是盐工们汗水的结晶。每当我品味佳肴,心中挥之不去的,还是那些烈日下盐工的身影,我品味出了他们艰辛的人生,感悟出平凡盐工的伟大和盐业文化的博大。对于这些把一生献给中国盐业的盐工们,有一种无法释怀的爱……


临近傍晚,盐工们将扒出的盐堆到盐田坎上,使其尽快凉干。


暮归。夜幕降临了,盐工们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在回家的田坎上。


上一篇:四方食事 人间烟火下一篇:为福造桥
返回顶部

闽公网安备 35011102350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