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金像摄影家 查看内容

李学亮: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

2020-2-22 10:29/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2592/ 评论: 0/原作者: 潘佳琪

16年来,他一个人、跑坏了7辆车
行程100多万公里
新疆总共有89个县,680个乡
147个团场,将近2300万人
他真正地诠释了“踏破铁鞋”4个字
但还是若有遗憾地说,自己只跑了新疆的5%

公格尔九别峰  李学亮 摄


  摄影对于我,就像一个孕妇临产,在欢喜中带着恐惧,在恐惧中看到希望。
——李学亮

天池瑞雪  李学亮 摄


  15岁那年,李学亮参了军,成为了一名小号手,复员后,进入新疆歌舞团。团里有一名摄影师,他总背着一台老式的双镜头照相机。一有空,李学亮就在摄影师身边转悠,几年之后,他终于狠狠心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买了一台专业的相机拍风光,生活的轨迹就此改变。


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亮也不改其乐

  摄影爱好者和本职工作甚至家庭生活是不能和平共存的,李学亮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刷牙洗脸,而是走到窗户前看天气,天气的好坏决定了他一天心情的好坏。天气好了,他就备好水、干馕,开车就走,一走短则几天,长则几十天。最忙的上世纪90年代,他每年在外300天,光是住帐篷的时间有100天。

  由于这满腔的创作热忱,李学亮常常不得已失约于人,因为对他来说,创作是第一位,时间必须自主。有一次,母亲包好饺子等他,他一夜未归,第二天,母亲拿着扫帚追着他满屋跑。

  上世纪90年代,手机没有普遍使用,李学亮出门的时候遇到电话亭,就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否则家人休想找到他。他把钱放在桌上分成几份,哪些加油,哪些买胶卷,剩下最少的那份是生活费,李学亮说:“够吃咸菜就行。”

  据李学亮的朋友郭不回忆“有一回,我们在他家聚餐,望着空荡荡的房间,问他怎么连个冰箱都不买?他眼珠子一翻,‘哪有钱?再说买冰箱干啥?装打了包的剩菜?我一年300天在野外,冰箱摆样子用?’”他根本不做饭,最多清炖一锅羊肉,买一摞馕,身上除了价值20多万元的相机外,就数那套上万元的音响是最值钱的家当。虽然从音乐转行入摄影,但耳朵仍然离不开音乐。

  在使用胶卷方面,李学亮压根不在乎浪费,郭不劝他悠着点,他立刻脸红到脖子根,喝道:“你知道啥!来一趟容易么?眼前的景,就算你站在同一个地方,过了这一刻,就别想再见到它们。比起这变化莫测的风景来,胶卷算得了什么?胶卷在没有被感光时,永远是个零,只有当它感光后,才有生命,才有存在的价值!而你像上帝之手,正赋予它生命。”

  直到现在,李学亮依然坚持用胶卷,他用的是8 X 10的底片,像一本16开的书那么大,他的理论是:好的数码相机需要几十万元,而这几十万元可以买很多胶片。他换过三四台相机,基本上都是摔坏的,有时一阵大风刮来,三脚架倒下就砸坏了。


和静县巩乃斯林场  李学亮 摄



大气磅礴、刻画细腻,且富有节奏和旋律感

  据报道,第六届中国摄影金像奖评选过程中,组委会一致认为:李学亮的摄影作品已形成了鲜明的风格:大气磅礴,刻画细腻,且富有节奏和旋律感,将新疆风景的独特之美表现的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