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摄影

搜索
海峡摄影 影像史 查看内容

外国摄影家眼中的民国福州

2019-9-18 16:43/ 发布者: answer/ 查看: 409/ 评论: 0/原作者: 曾璜

唐纳德·曼尼 摄


  1873年,“摄影的马可·波罗”约翰·汤姆森(John Thomson)在伦敦出版了疑为迄今为止中国最早的影集《福州与闽江》,在清末民国期间引领了众多外国摄影名家来到福州拍摄。这本画册多次入选世界上最重要的100本摄影画册之一,这是我们选择福州作为个案研究对象的主要原因。

  本文重点介绍6位民国期间到福州拍摄的摄影名家:西德尼·D·甘博、恩斯特·柏斯曼、威廉·埃德加·盖洛、亨利·法兰克、唐纳德·曼尼、辛希勒·比尔顿。

闽江  恩斯特·柏斯曼 摄


  这6位摄影家都拍摄了中国的一个城市——福州。为什么选福州呢?因为福州是中国摄影史上非常重要的一个点,谈到中国摄影史上最重要的城市,第一是广东和香港,第二是上海,第三个就是福州。对广东和香港的研究比较多了,上海对晚清摄影的研究相对还是少,不过也出版有第二版的《上海摄影史》,已经有了框架。而对我本人来说,作为福建人我觉得福州我能够把握得住,就做了一个福州的个案研究。

  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约翰·汤姆逊于1873年就出版过一本《福州与闽江》。据苏富比的拍卖介绍说当时只出版了46本,这应该是中国迄今为止最贵的画册了,一本大概在300多万元人民币。从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还没有发现比这本《福州与闽江》更早的关于中国的摄影画册了。所以注意历史上重要的事件,在选项目时与历史重大事件产生必然的关联,这样比较容易做出成果。

在基督教青年会院子里踢球的青年人  西德尼·D·甘博 摄


福州的贫民窟  西德尼·D·甘博 摄


  社会的风景 1910年到1930年间,西德尼·D·甘博(1890-1968)在中国进行了大量的拍摄,因此我把他列为“社会的风景”。甘博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是燕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创办人,可以算是中国社会学教育的奠基人之一,他拍摄照片的目的主要用于社会学考察,所以称他为“社会的风景”。还有他的另一个背景—宗教,他是教会派到中国来的人,所以他拍的作品中有很多都是关于西方教会在中国活动的照片,作为研究的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称之为“宗教的风景”。

  甘博用社会学和现代人类学的研究方法对中国社会进行了考察,其中包括了问卷调查、实地访问、拍摄照片及影片。1989年,他拍摄的中国相片首次在北美19个城市及中国内地13个城市巡回展出。2012年,他拍摄的照片在福建省档案馆展出;2013年,在北京首都图书馆和人大再次展出。

  1917年春,甘博从浙江沿长江逆流而上至四川;1918年他到访北京和天津,转而南下前往厦门、福州、宁波、香港、澳门,后执教于燕京大学。

乞讨者  西德尼·D·甘博 摄


  目前杜克大学图书馆收藏有大约40张甘博拍摄的福州图片,内容大致可以分为4类:其一,富有本地特色的生活习俗和行业。在40多张的影像中,约四分之一记录了晚清民初福州江海汇集的地貌条件和航运发达的社会经济状态。此外,还有一些是福州主要的商业街和建筑;其二,西方宗教组织相关的机构。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对福州盲人学校的记录。甘博拍摄了学校中师生交流、学生学习织造、乐器等技能,以及日常上课、活动的景象。除此之外,还有散布的教堂、教会学校、建筑、本地人的廉价集体住房等;其三,风景名胜。如鼓山、文庙、万寿桥、三坊七巷的亭台楼阁等;其四,人物。如盘着福州特色三叉发髻的女性,打扮考究的人物和衣衫褴褛的乞丐。

  甘博出版了5本有关中国社会的书,他的摄影作品与学术著作一样,表现出了严谨的科学态度、敏锐的历史眼光、深厚的艺术修养以及对异国民众善良、友好的品格。甘博将这三个身份统为一体,将摄影爱好与社会学研究较为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反映出他作为一个社会学和经济学者所特有的信息收集能力,以及对陌生社会环境中的敏感和好奇,他还借助影像资料使其社会学研究更加立体生动、具有说服力,其中的许多图片凭借其本身独特的瞬间或精细的构图,而让人印象深刻,成为二十世纪初中国重要的存档影像,使他在中国摄影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大墓  恩斯特·柏斯曼 摄


鼓山  恩斯特·柏斯曼 摄


  建筑的风景 恩斯特·柏斯曼(1873-1949),德国建筑师,于1906-1909年游历了中国12个省,拍下了数千张皇家建筑、宗教建筑和典型民居等照片,整理出版了多部论述中国建筑的专著,其中最为著名的是1923年出版的《中国的建筑与景观》摄影集。他精选了288幅照片,按省份不同的建筑分类编排,在中国古建研究领域,有着很大的影响。特别是柏石曼记录下的许多建筑与景观,在中国的战乱和变革中消失殆尽。从摄影角度来说他应该是“营造学社”梁思成这批摄影师的老师,其著作也得到了中国摄影界越来越多的关注,并引出梁思成为什么没有引用柏石曼的研究内容等质疑。《追忆流年似水——外国摄影家眼中的福州与闽江》中展出的福州的照片12幅选自柏斯曼1923年出版的《中国的建筑与景观》,内容涉及了闽江、鼓山、三都澳和福州郊区的数个大墓。所以我把他的作品称为“建筑的风景”。此外,恩斯特·柏石曼曾收藏过奥尔末拍摄的圆明园底片,并帮助腾固将这些玻璃底片带回上海出版。

福州镇海楼  威廉·埃德加·盖洛 摄


  城市的风景 我将威廉·埃德加·盖洛的照片称为“城市的风景”。盖洛是美国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旅行家,他在1910年至1920年,出了4本关于中国的书,即《扬子江上的美国人》《中国十八省府》《中国长城》《中国五岳》。关于中国,盖洛一辈子就出了这4本书,书里一共用了500多张中国影像,大部分是他自己拍摄的。

  盖洛就选了四个题,涵盖了中国四个最典型的题材。在《中国十八省府》第二章“福州”(第45-77页)中,盖洛详细介绍了福州之旅,采用照片和插图共11幅,内容涉及鼓山、乌山、于山白塔、镇海楼、寺庙、教堂、教士墓地和福州妇女的服饰等方方面面。所以称之为“城市的风景”。此外,目前尚未发现中国本土摄影师在清末民初中国社会大变局的前夜进行过类似的拍摄活动,因此盖洛所拍摄的照片在中国社会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盖洛也因此成为中国摄影史上重要的摄影家之一。
旅行家的风景 亨利·法兰克,是20世纪最著名的美籍旅行家,一生游走于世界各地,出版了30多本游记,现在我们对他的了解不太多。法兰克出版有两本中国游记,1923年出版了《漫游中国北方》,1925年出版了《游历中国南方》。在《游历中国南方》中介绍了他“从闽江到福州”的旅程,采用照片10幅。

福州及周边地区的水车  亨利·法兰克 摄


福州孔庙  亨利·法兰克 摄


  自然的风景 唐纳德·曼尼拍摄的风景叫做“唯美的风景”,也可以说“自然的风景”。曼尼是跟我们现在谈的风景摄影距离最近的一个摄影家,他最棒的一本书叫做《扬子江风景》,1926年出版,这是我目前见到的最好的摄影书之一。书中所有的照片,都是原版一张一张贴上去的,全书共50张照片,其中12张是银盐照片,手工上色,其他38张是凹版印刷的银盐照片。这本书限量1000本,其设计加了中国传统水墨木刻的图案,而且题材是上世纪20年代的扬子江,非常珍贵。他还有一本画册叫做《北京美观》,拍摄的是北京,全书66张风景照片,都是凹版印刷,然后手工贴录的。特别有意思的是,曼尼拍照是不注重内容的,他注重风景,关注影调、光线等视觉语言。他拍照片全部都是侧逆光拍的。不过,曼尼拍摄的闽江上的船帆等是很有时代印记的视觉符号,无意中为我们留下了那个时代的影像记录。

闽江边的少女  唐纳德·曼尼 摄


  抗战的风景 辛希勒·比尔顿,中国摄影史上还没有这个人。实际上他在英国摄影史、在世界摄影艺术上都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人物。比尔顿在二战期间,由英国新闻部派遣到远东拍摄,随后出版了《中国相册》摄影集、《远东》和《与中国面对面》等图文书。《中国相册》收入了78张照片,记录了西南地区中国人民抗日的景象,其中不乏经典名作,在西方社会有很大的影响,我把它列为“抗战的风景”。拍摄于福州和闽江流域的照片选自比尔顿的数本出版物,从照片中的宁静与二战惨烈的明显反差,表明后来成为英国皇家摄影师的比尔顿和他在中国大陆拍摄的照片尚未得到充分的认知和研究。

  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福州影像资源,它们的出现在某种意义上给中国的影像史提供非常多的珍贵资料。通过研究,我想提出一个观点,摄影师的身份、摄影师拍摄影像的视觉语言、摄影师的目的,包括他最后的展示等,实际上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比如说我们在上述的内容中看到的是摄影师的背景,即是宗教人士,又是旅行家,他的这些特性都决定了他作品的价值。因此应该关注的是摄影师的身份,他视觉表达的语言,拍摄的手法、方法、目的,是与他最后展示的方法等都是彼此相关的。

闽江山水  辛希勒·比尔顿 摄


福建平湖 新兵培训  辛希勒·比尔顿 摄



■ 关于摄影师/Photographer


曾璜

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顾问,收藏家。

教育部“千人计划”学者。

参与创办华辰影像,平遥国际摄影节,为包括《典藏:中国摄影艺术1850-2010》《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等30多本影像艺术品收藏和投资指南的主创人员;

策划了《跨越三个世纪的影像-汤姆森后的福州和闽江》《摄影180年在中国》《早期中国摄影名作收藏展1850-1949》等几十个展览。

出版有战地摄影集《波黑:战火浮生》,为联合国儿基会拍摄“贫困地区的中国儿童”,作品入选《摄影文化史》。








返回顶部